相关文章

《南京》完成后期制作 陆川:考古花掉3/4投资

来源网址:http://www.qpmryp.com/

电影《南京!南京!》日前结束了第六次剪辑,初步成型。导演陆川(中)透露,该片只有前1/3是屠杀戏,而投资的3/4都用在考证历史背景、营造空间质感上。 剧组供图

陆川放弃现成的南京拍摄地,选择在长春搭景拍摄《南京!南京!》。他说这是因为70年前的南京不像现在这么温暖。

高圆圆在片中演一位归国女教师,这是其剧照首次公开。

  的新片《南京!南京!》近日完成了第六次剪辑,片长2小时30多分钟,基本是成片了。在采访之前,他让记者先看了5分钟片花,虽然无法探究到影片的剧情,但是片中美术造型的质感、黑白画面的影像风格让人印象深刻。

  对于南京大屠杀这段每个中国人都会铭记的历史,陆川提及最多的却是“陌生”这个词语:陌生的视角切入、陌生的演员表演、陌生的历史记录空白区……而这些“陌生”,也恰恰是《南京!南京!》吸引观众的独特之处。

  1 视角 不丑化,不夸张,不血腥

  新京报:南京大屠杀是每个中国人都会铭记的历史,也曾有多部影视作品问世,这部会有什么特别之处?

  陆川:有句老话叫“灯下黑”,貌似都知道的事情,其最本质的东西可能很多人都不了解。比如中国人自己在整个灾难中的感受和反应缺乏记录;此外,这段历史对于当下是否有借鉴意义?我们试图找到一个全新的视角,向观众展现一般阅读经验以外的、完全陌生的一段历史。

  新京报:影片将会通过中国人和日本人的视角来展开,这两种视角的立足点是什么?

  陆川:中国人的视角是由三四个不同身份的人的经历构成的:扮演的归国女教师,困守在城内的中国士兵,、饰演的中国普通知识分子,扮演的妓女。他们的生存经历是有交织的,互为目击者。

  日本人的视角既不丑化,也不夸张,只是真实地去表现那些实施屠杀的沉默的大多数。通过阅读一些日本士兵的日记我们发现,在参与过屠杀的日本兵里,对屠杀完全没有感受的人是极少的,但是他们个人的内心触动、内心思考相对整个疯狂运行的战争机器而言,是微不足道的。他们实施了屠杀,回到国内,他们更多选择的是努力忘却,然后正常地过日子。他们是人,不是鬼子,正因为是人,所以做了那样残暴的事情才更加可怕。

  新京报:片中非常重要的屠杀场面将会如何表现?

  陆川:屠杀部分在片中会有长达20多分钟,这部电影中群众演员一次性动用最多的有2000多人,特技合成后会达到2万多人,主要都是表现屠杀和战争场面的。

  新京报:拍屠杀的戏难免会有血腥暴力的镜头,是否担心遭到删除而做了特别处理?

  陆川:暴力镜头是有的,但是不血腥,因为影片本身的影像是黑白片。不过在拍摄的时候我也尽量避免血腥场面的拍法。

  新京报:片中会有感情戏吗?

  陆川:片中感情戏是有的,现在还不便说太多。其实电影的前面三分之一讲的是屠杀,后面三分之二讲述的是日军进入南京城之后,中国人如何在废墟一样的城市中顽强地生存下来,以及日军进入一个陌生的城市,也会有像一次冒险般的感受。一个法国朋友看完电影之后说,这部电影与他想象中的血腥、暴力完全不一样,而是一部充满了爱、温暖和希望的电影。

  2 细节 花四分之三的钱“考古”

  新京报:为什么决定在片中不出现任何历史资料影像?完全靠实拍来复原历史是不是最大的挑战?

  陆川:不会在完成片中加入一尺资料片是我们主创在开拍之初就做的决定。资料片虽然非常真实,但是与实拍的影像风格是衔接不到一起的,我们必须靠自己的力量去复原。我们花了最大的精力去做空间的质感营造,服装、化妆、道具都做了大量的考证,我感觉我们就像是在做考古工作。把历史照片放在一起,一张张地分析,多少人穿长袍、短打,什么年龄段的人戴什么样的帽子等等,这些统计出来的参数会对那个时代的整体质感有了一个非常量化的标准。片中出现的一枝笔、一个烟盒,一个帽徽,很多都是真正的文物。还有当时所有逃难的中国人都缩在这里,在片中全部是各种地方的方言,而日本人的台词我们也经过调查,入城部队很多日本人操关西口音的日语等等。其实这些细节观众可能是看不出来的,但是综合起来,就会影响观众内心对影片空间质感的信任。这样的工作做了半年,这部分费用也占到了全部投资的四分之三,基本上钱都花在这上面了。

  新京报:为什么会在长春搭建一座南京城?

  陆川:因为70年前的南京并不像现在这么温暖,那时南京城冬天的景观与东北是相似的,会有皑皑白雪。其实南京政府相关部门给我们提供了一块拍摄场地,但是我很怕拍着拍着周围都变成绿色了,那种萧瑟和肃杀的气息就全部都没了。

  3 演员 高圆圆其实挺愤青的

  新京报:从片花看这次演员的造型很有陌生感。

  陆川:如果不是考虑到投资回报的问题,也许不会考虑用明星出演。那是一个陌生的时代,一群陌生的中国人。那些观众所熟悉的各种剧的气息是绝绝对对不能够渗透出一丝一毫来的。我觉得这次高圆圆、秦岚和范伟在这方面做得很极致,他们的戏很精彩。

  新京报:高圆圆在片中似乎有很多表现内心和状态的戏,对于一个被视为演员的明星,她能胜任吗?

  陆川:当初我也有这种担心,姜淑云这个角色要比她大出十多岁,我原本想用年纪大一些的演员,但是投资方希望用些貌端体健、闭月羞花的(笑)。其实高圆圆在备选的年轻演员中演技并没有被排在前面,但是她的试妆效果是最好的。

  那段时间她似乎并不顺,因而突然让我看到了她疲惫憔悴、失魂落魄的一面,让我感觉是个有褶皱的、有颗粒感的、能喘气的、真实的女人,这给了我和她合作的信心。她内心其实是挺愤青的,与那个时代女性骨子里的钢骨劲很贴切。拍这部戏圆圆脱了几层皮,不过她的变化可以用脱胎换骨来形容。

  4 计划 想拍歌舞片或黑色幽默

  新京报:从市场的角度来说,这个题材其实并不讨好,影片最初筹备一波三折,是因为融资的问题吗?

  陆川:《南京!南京!》其实融资问题并不大,半年时间资金就全部到位了,但是题材的审批有困难,用了近一年的时间才拿到拍摄许可令。

  新京报:影片会按之前的计划在年底上映吗?

  陆川:具体时间要听制片人的。

  新京报:你至今拍摄的三部戏题材、风格都完全不同,下部新片会想拍什么样的题材?

  陆川:拍电影如果跟过日子似的,每天都一样就太没劲了。《南京!南京!》萦绕在我脑海里的时间太长了,我内心中最残暴的、嗜血的、阴暗的、恐惧的一面全都被它打开了,当你几年都在琢磨这些可怕的冰冷的事儿的时候,身体对于温暖和快乐可能反而会格外渴望。我接下来想拍部让自己和创作团队都感到身心愉悦的电影,也许是一部歌舞片,也许是一部黑色幽默。